凉凉

2.5次元原住民

我们身边没有战争 没有瘟疫 没有硝烟和末日 却总有些时候会对着自己喊 对着重要的人喊 要活着啊混蛋 要活的好好的啊混蛋

我知道这世间有很多的烦心事,大人有,小孩有,你有,我有。我见过在绿灯间隙拍车窗乞讨的老大爷;我见过凌晨十二点被送来医院打架打得头破血流的年轻人;我见过雪夜里趴在马路边全身被雪覆盖乞讨的残疾人;我听过小孩子高烧神智不清只会嗯啊嗯啊的哭声;我见过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着的同龄人,他们突然就那么被迫长大了;我见过大人痛哭,一个三十多岁男人若哭了,那他的心里一定很难受,有些话他不能说,只能用哭声来表达;我见过靠酒精度日的酒鬼,喝蒙后冬天在外面打滚,在自己家门口都找不到家;我见过穷困潦倒的人,也见过开宾利的人;我见过单纯地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,也见过纠结度日在矛盾中生活的人。我二十多岁,还有很多事我没经历,还有很多人我不曾遇到。我不是他们,我不能完全体会他们的痛苦,我只希望这世界多一点快乐,多一点理解,多一点信任。

如果一个快乐的精神病人,在不威胁到自身的安全、他人的安全,同时又不给家人、社会增加负担的情况下,那么就不必要去按照我们的感受去治疗他。